《追风筝的人》的主要人物简介?

时间:2019-10-15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1、阿米尔(Amir),故事的主人公和讲述者。小说作者胡赛尼承认这个角色在小说大部分的故事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1、阿米尔(Amir),故事的主人公和讲述者。小说作者胡赛尼承认这个角色在小说大部分的故事中“没有为最好的朋友伸出援手”,“懦弱”、“并不讨人喜欢”,这一角色的同情心并非与生俱来,而是最终在小说第三部分的环境中逐渐产生的。

  阿米尔于1963年出生在一个普什图富商家庭,他的母亲在生他的时候难产去世。他在童年时期就喜欢写故事,爸爸的挚友拉辛汗也因此鼓励他成为一名作家。苏联入侵阿富汗之后,阿米尔在18岁那年和爸爸一同逃往美国,随后在美国定居,追寻自己的作家梦想。

  2、哈桑(Hassan),阿米尔童年时期最忠诚亲密的朋友。小说中描述他的脸很像陶瓷娃娃,而且有兔唇。胡赛尼认为这个角色在故事发展中是一个“平面人物”,性格简单缺少变化,是一个“可爱的孩子,读者会支持他、爱上他,而他也并不复杂”。

  哈桑一直忠诚于阿米尔,最终也为了保护阿米尔的房子而被杀害。随着情节进展,读者最后会发现哈桑事实上是阿米尔的爸爸和阿里的妻子莎娜芭(Sanaubar)生下的私生子,而哈桑一生都不知道这个秘密。

  3、阿塞夫(Assef),小说的主要反面角色。他的父亲是阿富汗人,而母亲是德国人。他信仰纳粹主义,鼓吹普什图人比哈扎拉人更优越。他在青少年时代就已经成为邻里的恶霸,阿米尔认为他是“反社会分子”。

  阿塞夫年轻时就曾经犯下累累恶行,他欺负阿米尔和哈桑,又为报复阿米尔而强奸了哈桑,之后还送给阿米尔一本阿道夫·希特勒的自传作为生日礼物。成年之后,他加入了,成为首领,又囚禁了哈桑的儿子索拉博,对他实施。

  4、爸爸(Baba),阿米尔的父亲,富有的商人。他乐于回报社区,帮助别人开创事业,还开办了一所孤儿院。他还是哈桑的生父,但这个秘密在他在世时一直没有让两个孩子知道。他似乎对哈桑也更偏爱一些,对阿米尔则总是不够满意。

  小说中爸爸的形象和胡赛尼自己的父亲有一些相似之处,二人都有崇高的社会地位,不严格遵守宗教人士笃信的教规教义。小说中,爸爸后来带阿米尔逃亡到了美国,在一家加油站工作。1987年,在阿米尔和索拉雅结婚之后不久,他患肺癌去世。

  5、阿里(Ali),爸爸的哈扎拉仆人,人们都认为他是哈桑的父亲。在他年幼时,父母因交通事故丧生,他也从此被爸爸的父亲收养。阿里之前患过脊髓灰质炎,右腿因此残疾,因而常常被当地的小孩欺负折磨。他最后在哈扎拉贾特误触地雷身亡。

  6、拉辛汗(Rahim Khan),爸爸的忠诚挚友和生意伙伴,也是阿米尔的人生导师。他鼓励年幼的阿米尔追求文学事业。后来,他在重病时劝说已经在美国定居的阿米尔回到巴基斯坦,告诉他哈桑身世的真相,让他救出哈桑的儿子索拉博,最后平静地离开了人世。

  7、索拉雅(Soraya),年轻的阿富汗裔女性,在美国与阿米尔相识,成为他的妻子。胡赛尼在最初的创作中将她塑造为一位美国女性,后来在编辑的建议下把她的身份改成了阿富汗移民,以确保整个故事的可信度、,小说的第三部分也因此作出了相应的修改。

  在小说的最终定稿的情节中,索拉雅是阿富汗将军塔赫里的女儿,和父母一同居住在美国,希望成为一名英文教师。在遇到阿米尔之前,她曾在弗吉尼亚州和自己的阿富汗男友私奔。按照阿富汗传统,她因此成为不清白的女人,也没有人愿意和她结婚。

  而她向阿米尔坦白这段历史之后,阿米尔自认为自己也有不光彩的历史,没有权利指责她,仍然继续爱着她,最终二人结为夫妻。

  8、索拉博(Sohrab),哈桑的儿子,长相与哈桑小时候十分相似。他在父母遭枪杀之后被送进了孤儿院生活,但却被阿塞夫带走囚禁,成为他的性奴隶。阿米尔随后把他救出,经历各种波折之后收养了他。到达美国之后,他难以适应全新的生活,自我封闭不与人交流。

  9、莎娜芭(Sanaubar),阿里的妻子,哈桑的母亲。哈桑出生之后不久,她就离开了阿里,和一群艺人四处流浪。哈桑成年之后她又回来找到了自己的儿子。为了弥补自己离开的过错,她成为一位尽责的祖母,悉心抚养哈桑的儿子索拉博长大。

  10、法里德(Farid),阿富汗出租车司机,抗击苏联入侵的老兵。阿米尔回到阿富汗救出索拉博时找到他帮忙,他一开始误以为阿米尔是个黑心商人,回到阿富汗是为了卖掉祖上的房产牟取暴利,于是对他心怀不满。

  不久之后他了解到阿米尔的真实目的,二人化敌为友,在喀布尔一同救出了索拉博。法里德和妻子生了七个孩子,但其中有两个女儿在一次地雷爆炸中身亡,这次爆炸也让他从此残疾。阿米尔在法里德的哥哥家中度过一晚之后,在草席下留下了一些钱以资助他们贫困的生活。

  《追风筝的人》(英语:The Kite Runner,又译“追风筝的孩子”)是美籍阿富汗裔作家卡勒德·胡赛尼的第一部小说,也是第一部由阿富汗裔作家创作的英文小说。

  小说于2003年由河源出版社在美国出版,以第一人称讲述了来自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富人区的普什图少年阿米尔(Amir)和他的童年好友,父亲的哈扎拉仆人哈桑(Hassan)之间的故事。

  故事的背景设定涵盖了一系列复杂的历史事件,其中包括阿富汗君主制被推翻,苏联军事入侵,阿富汗难民逃往巴基斯坦和美国,以及政权的崛起等重要事件。

  《追风筝的人》出版之后即成为畅销书,在各个读书俱乐部也广泛流传,在美国销量超过700万册,连续两年位列《纽约时报》畅销书榜首。

  卡勒德·胡赛尼认为小说涵盖了多个不同的主题,而评论家则更关注小说中的“罪恶感”和“救赎”。小说中,儿童时代的阿米尔因为怯懦而没能在哈桑遭遇暴行的时候挽救他,之后便陷入了无止尽的罪恶感中。

  直到阿米尔离开阿富汗,到美国结婚定居,成为成功的作家之后依然无法忘记当时的场景。哈桑则甘愿为阿米尔牺牲一切,甚至是生命,他就像一个基督圣人一般的形象,在阿米尔内心不断呼唤他去赎清自己的过错。

  在哈桑被枪杀之后,阿米尔救出了哈桑的儿子索拉博,以此偿还自己的罪过。为了给读者强调整个忏悔之旅中的“因果报应”,胡赛尼在小说第三部分的情节中采用了很多与前文呼应的笔法。

  例如阿米尔在与阿塞夫打斗之后,嘴唇受伤裂开,与哈桑的兔唇相互呼应。尽管如此,还有一些评论家认为主人公并没有完全赎清自己的罪过。

  小说中,儿童时期的阿米尔背叛朋友的真正动机是源自他和父亲关系中的疏远和不安全感。小说着重描写了父母和子女之间的情感关系,胡赛尼曾对此解释称,小说跨越了几代人,因此父母和孩子之间的关系、复杂的纠葛和矛盾就成为了小说突出的主题。

  在小说被改编成舞台剧的过程中,导演埃里克·罗斯(Eric Rose)认为小说围绕“为了获得父亲的爱而背叛了最好的朋友”这一主题情节展开,然后去寻找生命的救赎,和莎士比亚作品的题材有相似之处。

  整个故事中,阿米尔渴望得到父亲的爱;他的父亲虽然一直爱着他,但却更喜欢哈桑,甚至愿意为哈桑出钱做整形手术修复他的兔唇。

  “喝过同样的乳汁长大的人就是兄弟,这种亲情连时间也无法拆散。哈桑跟我喝过同样的乳汁。我们在同一个院子里的同一片草坪上迈出第一步。还有,在同一个屋檐下,我们说出第一个字。我说的是“爸爸”。他说的是“阿米尔”。我的名字。”(p11)

  一直以来,阿米尔知道应该把哈桑视如自己的“兄弟”,哈桑对自己的忠诚他也是心如明镜。但是,即便如此,阿米尔却无法摆脱阶级差异。他从不认同这个哈扎拉人是自己的朋友,也更不能向任何人承认自己对哈桑的依赖。于是,阿米尔处处刁难,甚至是侮辱哈桑来“提醒”自己,我与他是不同的。例如“吃泥巴”一段是这样描写的。

  “如果我让你吃泥巴,你会吃吗?”我说。我知道自己这样很残忍……他久久看着我的脸。我们坐在那,两个男孩,坐在一棵酸樱桃树下,突然间我们看着,真的看着对方……

  再有就是阿米尔掌握了哈桑没有的能力——读书识字,于是他利用这一点欺骗、嘲笑哈桑,但哈桑却阴差阳错地引领他走上了文学之路。

  在1975年之后,一切都变了。阿米尔心理明白他亏欠哈桑的太多了,这个平生说出的第一个字是我名字的人。这个曾经帮助自己脱离险境的人,这个鼓励自己走上文学道路的人。阿米尔明白自己所背负的罪恶。但是,他却一直没有勇气向任何人诉说,更不要说自我赎罪了。他所能做的就是忘记那个小巷,忘记那地上暗红的鲜血。

  直到本书的后半部,阿米尔的父亲离开人世,父亲的好友拉辛汗来电话,告诉阿米尔,回到阿富汗,“这有在此成为好人的路”。阿米尔从拉辛汗那里得知哈桑就是自己同父异母兄弟的身世,阿米尔这时才明白他所背叛的不是他一再向自己强调的,只是个仆人,他其实背叛了自己的兄弟,这更加加深了阿米尔内心的愧疚,从而也更促进了他寻求救赎的勇气。

  阿米尔开始了救赎之路。就是要找回哈桑的遗孤,代替他履行身为人父的义务。我认为,阿米尔真正的解脱就是在为救哈桑之子索拉博而被阿塞夫打的时候。

  “我不知道自己何时开始发笑,但我笑了。笑起来很痛,下巴,肋骨,喉咙统统剧痛难忍。但我不停地笑着。我笑得越痛快,他就越起劲地踢我、打我、抓我。”其实,早在阿米尔背叛哈桑的时候,他就渴望让哈桑打自己一顿,祈求得到心灵上的一种宽恕。但是哈桑却没有。当阿米尔不停地把石榴扔哈桑,他只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红色的果汁染在他衬衣上,跟鲜血一样。“现在你满意了吗?”“你觉得好受一些了吗?”哈桑明明知道阿米尔的背叛,却极力地挽救他,他希望阿米尔开心,哪怕折磨侮辱自己。但是哈桑越是这样,阿米尔就更加深了背叛的愧疚。直到现在,他因为救索拉博而被打,他感觉到了,哪怕体无完肤,心病已经愈合。“终于痊愈了,我大笑。”

  阿米尔的父亲是阿富汗非常有名望的人。他英勇、正义、高大魁梧。因为曾经和熊打过架,背后留有一道伤疤,可谓是一个传奇式人物。“父亲能随心所欲打造他自己的世界,除了我这个明显的例外。”阿米尔一点都不像他爸爸,父亲认为阿米尔缺少某种东西,因为阿米尔实在太懦弱了。父亲甚至说“要不是我亲眼看着大夫把他从我老婆肚子里拉出来,我肯定不相信他是我儿子。”这些对于一个12岁的男孩意味着什么。阿米尔一直觉得自己愧对于父亲,因为他离父亲的希望差的太远了。

  “我总觉得爸爸多少有点恨我。为什么不呢?毕竟我杀了他深爱着的妻子,她美丽的公主,不是吗?我所能做的,至少应该试图变得更像他一点。但我没有变得像他,一点都没有。”(p19)

  如果说阿米尔对于父亲来说,他从生下来就带着罪,因为难产,他杀了母亲,长大之后却又连自己都保护不了,他缺少了太多东西。直到父亲去世,阿米尔也没能成为父亲所期望的那个人。父亲为他主持了婚礼,做了身为人父最后的一件事。在阿米尔心目中,至少在父亲秘密揭示之前,他一直把父亲当作靠山,是自己生命的依靠。父亲是完美的。但是,他殊不知,父亲隐瞒了一个真相,其实说到赎罪,父亲欺骗了阿米尔和哈桑,隐瞒了真相,父亲的赎罪作为本书中的又一条线索,使整部书的救赎层次更加丰富。阿米尔欠父亲的那些,父亲同样也亏欠了阿米尔。

  在本书的前半部分,在他去世之前,他留给读者的印象是那么正直、善良。他痛恨欺骗,这是“偷”,是所有罪恶的起点。撒谎、隐瞒真相,这些罪恶都是不可饶恕的。父亲对待哈桑如同自己的亲儿子,他永远都不会忘记哈桑的生日,甚至在一次生日中把整容手术(缝合兔唇)作为礼物送给哈桑。他信任哈桑和阿里,从来都不把他们当作仆人对待,而是自己的亲人。其实,直到拉辛汗说出其中的原委,我们才知道,父亲对于阿里和哈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自己赎罪。

  真相:(本文的另一个重心,阿米尔真正救赎的开始)(拉辛汗与阿米尔的对话)

  “莎拉巴不是阿里的第一个妻子,他之前接过一次婚,跟一个雅荷里来的哈扎拉女人。那是早在你出生之前的事情。他们的婚姻持续了三年。”

  “三年后,她仍没生孩子,抛弃了阿里,去科斯特跟一个男人结婚。她给他生了三个女儿。这就是我想告诉你的”

  “世间只有一种罪行,就是盗窃……当你说谎,你剥夺了某人知道真相的权利。”阿米尔再把父亲葬了15年之后,才得知一直深受自己信任、仰慕的父亲竟然是个贼!他偷走的东西非常神圣,于我而言,是得知我有兄弟的权利,对哈桑来说,是他的身份。他还偷走了阿里的荣誉。他的荣誉。他的尊严。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拉辛汗传唤我到这里来,不只是为了洗刷我的罪行,还有爸爸的。对于阿米尔来说,得知了父亲的罪恶,自己与哈桑的关系,更激发了他回到阿富汗救赎自己的动力。这次救赎的意义也就更加深远,不仅仅是自己对于哈桑的亏欠,更多的是他整个的家庭,对阿里一家的亏欠。这是难以原谅的罪恶,只有阿米尔才能够终结这场谎言、背叛、秘密的轮回

  然而,在一场风筝比赛后,发生了一件悲惨不堪的事,阿米尔(amir)为自己的懦弱感到自责和痛苦,无法面对哈桑,于是用计逼走了哈桑。不久阿富汗爆发战争,阿米尔被迫与父亲逃亡美国。成年后的阿米尔始终无法原谅自己当年对哈桑的背叛。

  为了赎罪,阿米尔再次回到故乡,希望能为不幸的好友尽最后一点心力,却发现一个惊天谎言,儿时好友竟然是和自己同父异母的兄弟,为了救赎,他把哈桑的儿子带到美国,在一次聚会上,阿米尔再次放起了风筝。

  12岁的阿富汗富家少爷阿米尔与仆人哈桑情同手足。然而,在一场风筝比赛后,发生了一件悲惨不堪的事,阿米尔为自己的懦弱感到自责和痛苦,逼走了哈桑,不久,自己也跟随父亲逃往美国。 成年后的阿米尔始终无法原谅自己当年对哈桑的背叛。为了赎罪,阿米尔再度踏上暌违二十多年的故乡,希望能为不幸的好友尽最后一点心力,却发现一个惊天谎言,儿时的噩梦再度重演,阿米尔该如何抉择? 小说如此残忍而又美丽,作者以温暖细腻的笔法勾勒人性的本质与救赎,读来令人荡气回